【上城区】 【下城区】 【西湖区】 【江干区】 【拱墅区】 【萧山区】 【余杭区】 【滨江区】 【富阳区】 【建德市】 【临安区】 【桐庐县】 【淳安县】
过自己的生活
作者:魏磊红 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26日 点击次数:50次

  生下儿子后,盛春素决定要她妈来帮着带孩子。现在让父母来管第三代已是很普遍的现象,盛春素居住的小区里就有很多这样带小孩的老人。

  盛春素的父亲去世得早,她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。母亲章巧珍在家乡的县城里开了爿馒头店,起早贪黑地辛勤工作,以此来养活她们母女,以及支付盛春素的学费,直到她大学毕业有了工作。之后盛春素的工作、生活都顺风顺水,结婚时在这里买了房子,现在又有了儿子。而章巧珍也一直在县城里经营她的馒头店。盛春素知道,她要母亲过来带孩子,母亲是不会拒绝的。事实也确实如此,接到女儿的电话后,章巧珍只用了二天的时间就把馒头店处理掉了,接着便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。章巧珍身子骨硬朗,又有经验,一到这里就接手了大部分的家务。孩子也服她管,没多久就离不开外婆,而父母却反倒显得无足轻重了。

  盛春素见母亲几乎把一切都包了,自己反倒成了“闲人”,产假结束后就去上班了。从此后,夫妻俩早出晚归,家里的事几乎不需要他们操心,使他们得以一心扑在工作上,丈夫边友林甚至还因此而升了职,加了薪。也有的时候,盛春素见母亲辛辛苦苦地从早忙到晚,心里有些过意不去,对母亲说:“妈,休息天我们在家,你就去玩吧,现在即使是保姆,一个月也要放几天假呢。”

  可是章巧珍说:“傻孩子,保姆不是自家人,怎么能比呢。妈自从开馒头店起,从来就没有过休息天,已经习惯了。你们也别放在心上。”这才是亲妈说的话,盛春素听了,自然是感动但却心安理得了。就这样过了将近半年,一天,章巧珍忽然对盛春素说:“我有事要休息几天,带孩子的事你们自己安排一下。”盛春素觉得很奇怪,问她是什么事,她犹豫了一下,说,“来了两个老乡,我要陪他们玩玩。”既然有老乡来了,尽尽地主之谊也是应该的,盛春素就请了几天假,在家带孩子。可是渐渐的,她就觉出了有些异常。她妈每天晚上回来都显得非常兴奋,脸蛋红扑扑的,有时嘴里还会轻轻地哼着歌曲,就好像每天都捡着金元宝似的。盛春素有些纳闷,来两个老乡,也不用兴奋成这样吧。那症状几乎就和自己与边友林刚谈恋爱时一样。后来有一天,盛春素无意中看了章巧珍的手机相册,发现里面有很多张一个老头的相片,而且还有和章巧珍的合影,推算了一下时间,正好是章巧珍休息陪老乡去玩的那几天,盛春素这才知道,她妈原来是和一个老头来了一场浪漫的约会。

  盛春素觉得问题有些严重,必须和母亲好好谈谈,找了个机会,她说:“妈,你是不是在恋爱了?”

  章巧珍一惊,说:“没,没有啊。”

  盛春素说:“妈,你就别再瞒了。照片我都看到了。”章巧珍这才红着脸不再吭声,也等于是默认了。原来那老头姓顾,在章巧珍开馒头店的那座县城里以卖早点为生,每天早上都会来章巧珍这里进些馒头去卖。早点卖完后,看到章巧珍还在忙,也会来帮一手。章巧珍见他人实在,待她也不错,可是没想到他会来这里看望她,就陪他玩了几天。盛春素得知情况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严重,暗暗地松了口气,数落道:“妈,你是嫌我们对你不好吗?再说现在的人心那么复杂,谁知道人家是不是想占你的便宜呢?你都这把年纪了,又苦了大半辈子,现在开始就好好享享女儿女婿的福吧,别再折腾了好吗。”

  按照中国的传统观念,再婚似乎总有些不太光彩,何况是老年人。章巧珍因为这种事被女儿数落,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,只能答应,以后不再和顾老头有任何交往。这之后她果然把手机里的相片都删了,又开始安心地带孩子和做家务,好像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。可是不久后盛春素又发现,妈妈和以前还是有了改变。首先,她脸上的笑容明显少了。章巧珍笑的时候两边嘴角往上翘,盛春素一直觉得妈妈的笑很好看,章巧珍也从不吝啬自己的笑。但是现在她好像变得不会笑了,有时候即使逗她笑,笑容也只是在她的脸上一闪而过。其次,她的脸色也不像以前那么红润了。章巧珍本来就是那种瘦脸型的,脸色一差,就显得有些憔悴。盛春素见妈妈这样,心里着急,就去向人讨教。别人告诉她,其实老年人也是需要爱情的,尤其是单身老年人。俗话说,儿孙满堂不如有个老来伴。但很多当儿女的不明白这一道理,总觉得只要给父亲或者母亲吃好的穿好的,带他们去旅游,他们的晚年就很幸福,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,因为儿女所能做的只是满足父母物质上的享受,而基本上不能解决他们精神上的空虚。别人还告诫盛春素,如果你想让你妈真正得到幸福,就给她找个老伴。

  晚上,盛春素又在床上对边友林讲了她妈的事。边友林说:“这事我也早就想和你说了,但因为她是你妈,所以一直都不方便开口。我不和你说那些大道理,其实在你妈和那个顾叔叔的关系上,你是有私心的。你是怕你妈找到老伴后就没时间给我们带孩子了,以至于牺牲了你妈原本将有的幸福。”听边友林这么说,盛春素仔细想想,自己除了担心妈妈为情所惑晚节不保之外,还确有那么点私心,现在想来还真的很有些对不起妈妈。再回过头来看看,她妈毕竟还只有五十多岁,加上她开馒头店长年快节奏高效地干活,身材一点都不臃肿拖沓,稍一打扮,还真算得上风韵犹存,于是盛春素就决定要亡羊补牢。

  盛春素觉得,母亲虽然开馒头店有一点积蓄,但毕竟没有双保,所以同样没有双保的顾老头绝对不是合适的人选。要找也必须要找一个让母亲的晚年生活有保障的老头。于是盛春素就瞒着母亲悄悄地在网上发了征婚启事。不久之后,她就从应征者中选中了一个人。这个人姓汪,六十多岁,事业单位退休,每月的养老金有六千多元,完全可以保障章巧珍的晚年生活。这天,盛春素将母亲带到了一家茶楼的包厢里,这是她和老汪约好的地方。老汪西装革履,早已在那等候。两个女人一进门,老汪立刻就把目光投向了章巧珍。而几乎是与此同时,盛春素也把目光投向老汪,看到老汪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,她就知道这事儿有戏,于是在简单的介绍后,就对章巧珍说:“妈,你和汪叔先聊会儿,我去买点东西,就这样将二个老人留在了包厢里,让他们去自由发展。

  盛春素去超市买了点好菜后就直接回家了,准备等母亲相亲回来好好地庆祝一下,可是没想到章巧珍已经在家里等着她了。盛春素吃了一惊,说:“妈,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谈得怎么样?”

  章巧珍说:“唉,人家以前是机关干部,怎么会看得上我这种卖馒头的呢。”盛春素很生气,之前她已经和老汪说清楚了她妈的情况,老汪也表示了认可,怎么事到临头又会变卦呢?她打电话过去责问老汪。但老汪在电话里却显得很委屈,说原因根本就不是出在他的身上。原来盛春素离开包厢后,老汪就开始主动地和章巧珍搭讪。章巧珍虽然没有热烈回应,但也是洗耳恭听的。过了一会儿,章巧珍突然说起,她女儿去买东西怎么还不回,她要去看看,于是抱歉地朝老汪笑了笑就出去了。老汪知道盛春素说去买东西是借口,其实早已走了,总以为章巧珍出去看不到女儿很快就会回来,谁知等了一个多小时,始终没再见到章巧珍的人影,这才知道人家没看上他,只得怏怏不乐地离开了茶楼的包厢。接到盛春素电话的时候,他还在回家的路上。

  盛春素这才知道,原来是自己的妈妈没看上人家。她想想,这样也很正常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择偶标准,当然也包括老年人。之后盛春素又分不同的类型给章巧珍介绍了几个,但都以失败而告终。盛春素有些疑惑,问章巧珍:“妈,你倒是说说,你究竟要找个什么样的老头,我也好有的放矢啊。”

  章巧珍支吾了半晌,才好像下了决心似的说:“我,我觉得还是老顾比较合适。”闹了半天,原来妈妈喜欢的还是那个卖早点的顾老头,盛春素感到不可理解,却也无可奈何。晚上,她又把这事和边友林说了。边友林说:“开馒头店虽然辛苦,小县城虽然冷僻,顾叔叔那些人也虽然很平庸,但那是你妈所熟悉的,是她自己的生活,而这里再好,对她来说只是个客居之地,你又何必要强人所难呢。”这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,不久后,盛春素就把妈妈送回了家乡的小县城。

春季刊 夏季刊 秋季刊 冬季刊
 
版权所有 澳门百老汇_澳门百老汇手机官网_澳门百老汇官网 Copyright 2013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
浙ICP备10007989号      网站建 设合众软件
建议使用InternetExplorer8.0版本及以上   浏览器在1024X7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