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上城区】 【下城区】 【西湖区】 【江干区】 【拱墅区】 【萧山区】 【余杭区】 【滨江区】 【富阳区】 【建德市】 【临安区】 【桐庐县】 【淳安县】
冬季刊
当前位置: 首页 -> 资料库 -> 群文刊物 -> 故事春秋 -> 2018年度期刊 -> 冬季刊
保姆摔伤了
作者:吴桑梓 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26日 点击次数:448次

  老朱伯今年已经快九十岁了,但他耳不聋眼不花,走起路来一步一个坑,他每天看报看新闻还喜欢管闲事。他只有一个儿子却在外地工作并在外地成了家。因为儿子不能经常回家照顾二老,所以虽然老朱伯身体很硬朗,但儿子还是请了个保姆来照顾他们。这个保姆不是外人,是老朱伯的远房侄女,年纪也六十出头了,但六十岁照顾八十多岁还是可以的。因为是亲戚大家好说话,所以相处得很和谐。特别是老朱伯的老妻病了以后,连尿屎都在床上,保姆更是尽心照顾,一直到送上归山。接下来让保姆陪着老朱伯一起生活,儿子也很放心。

  儿子也退休了,因为儿子是个资深的科技研究员,退休了还被领导当顶梁柱使用,所以一直没时间常回家看看。老朱伯多次打电话让他回家看看,可儿子就是说没工夫回家,说等他把手头的工作完成了,就可以回家好好地陪陪老父亲了。

  可没有等儿子完成工作,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,说是保姆摔伤了,胳膊骨折,被她女儿接回家了。一听老人家独自一人在家,儿子急了,只能放下手头的工作赶了回来。

  一进家门,看到老爹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打瞌睡,一副孤独凄凉的样子,儿子小朱不由得心里一颤。他轻轻地叫了一声:“爸爸!”老朱伯听到了儿子的声音,竟然一下子醒了,他说:“你总算来了!”没等儿子放下行李,老人不由分说地拉着儿子的手,说:“你来了就好,快跟我去看看。”说着就拉着儿子小朱的手往河边走去。

  老朱伯家门前有条河,这是小朱小时候最爱玩的地方,特别到了夏天,他整天扎在河里捉鱼摸虾,不到老朱伯用长竹竿来赶他,他是不会起来的。前几年河水被污染了,曾经臭得不行,家里连门也不敢开,现在好了,政府大力整治,河水又变清了,村上的孩子们都敢下河游泳了。小朱还知道,老爹喜欢管闲事,他管的主要是这条河,不让人扔垃圾,甚至还不让到河里洗衣服,说是怕肥皂水再次污染河水。老人一天三次沿河散步,其实是巡逻河边。老人在村里德高望重,大家都尊重他,所以谁也不敢再轻举妄动。 现在的河水清清亮亮的,河边还种柳树和杨树,岸边也清爽干净,沿河的树下还放着长条椅子,让村民们休息和观景。

  老朱伯扯着儿子来到河边,指着一些远远近近沿河有一大片红红的东西,老朱伯问:“你看这些是什么?是虫卵吗?要是这些都变成了虫子,这河水就又要变臭了。”小朱仔细看了又捞了一点放在鼻子下闻。一时也吃不准。他说:“老爸啊老爸,你打电话告诉河道管理员不就好了吗?我们还是先回家再说。”

  老朱伯却不同意,他说:“我打了电话让他们来,他们来了又说会采取措施的,可是我等了几天,他们都没有来,是个什么东西都没有弄清楚,我怕要是这些虫子长成了,就麻烦了!你不是个科技研究员吗,你研究一下,快点把这些祸害给清了!”小朱被说得哭笑不得,他说:“老爸呀老爸,科研工作分类很精细,我不是搞河道虫类研究的,我怎么能一下子弄清呢!”

  看着老爸的执着,他只得给河道管理机构打了电话,对方说马上就到。小朱就想回家去等,毕竟他连家的椅子都没有坐过呢。可他的老爸,却一屁股坐在了河边的长条凳子上,说就在河边等。小朱没办法,就陪着老爸坐了下来,他问保姆伤得怎样?要不要去看望她一下。老爸却一脸愁容地盯着河里那些红色的东西,儿子的话没有听进去。还好,河道管理员很快就来了,他对小朱说,他们前几天接到老朱伯的电话,已经取了样做了研究,这些红色的卵是福寿螺的,当年人们引进了这个物种,但没有人要吃就扔了,这福寿螺很能适应环境,生长很快,也会污染河道,现在是他们产卵的季节,但此卵分布广一时很难清除,又不能用药水,怕污染河道,人工消除也很麻烦,我们正在想办法。

  老朱伯一听是福寿螺就气不打一处来,说:“怪不得,以前就有人养这个,说是外国进口的营养价值很高,这种蜒蜒螺哪个会要吃啊,他们卖不掉就不养了,把它们倒掉了来污染河水,唉!真作孽呀。”

  毕竟小朱是搞科研的,他经过观察发现这些卵喜欢爬杆子,就和管理员一起做了许多杆子,他们在天黑前把杆沿河边插,到了天亮一看,果然杆子上沾满了红色的卵,他们拔掉杆子用火烧了,第二天继续如此。这期间,老朱伯简直成了一个做杆子的辅助工,他寻找树枝用刀把下面削尖,小朱不让他下河,他就在一边帮着提这提那。一直忙了几天,那河道管理员不让小朱再弄了,对他说:“这是我们的事,你难得回来一趟,快去忙你自己的事吧,我们一定把这些卵处理干净。”

  小朱这才松了一口气,对老爸说:“我们先去看看保姆吧,看她伤得怎样,然后还是再请一个保姆呢,还是先跟我回去,到我家住一段时间,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。”

  老朱伯笑了笑,说:“你去买点菜,你来了我们还没有好好地吃顿饭呢,我打个电话给保姆问一下再说。” 小朱想也对,就出去买菜了。

  当小朱买菜回来,却看到保姆有说有笑地和老朱伯说着话,看到小朱手里的菜就很快接过去,麻利地到厨房去忙乎了。这下小朱懵了,他用疑惑的眼光看着老爸。

  老朱伯让他坐下后,说:“是这样,我看到河里有那种东西,心里着急,怕它们成了形,祸害河水,那河道管理员做事又不利索,我想到了你这个科研员,怕你又会说工作忙不肯来,正好保姆也摔了一跤,但没有大碍,我一想何不就说保姆摔伤了,你就不得不来了!于是保姆先回了家,你也赶来了,这不,你来了问题解决了,原来是福寿螺的卵在作怪,知道了原因就好处理了。你也总算抽出时间来看我了。好吧,吃了保姆做的饭,你还是回去吧,等你做好手头工作那一天,我们爷俩一起来守护这条河吧!”

春季刊 夏季刊 秋季刊 冬季刊
 
版权所有 澳门百老汇_澳门百老汇手机官网_澳门百老汇官网 Copyright 2013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
浙ICP备10007989号      网站建 设合众软件
建议使用InternetExplorer8.0版本及以上   浏览器在1024X76号